欢迎光临悦演网 www.joyshow.cc 北京美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帮助中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北京站

上海·广州·深圳

全国统一服务电话热线:17611172568
当前位置:主页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北京国际芭蕾舞比赛编舞大奖连续四年空缺 中国
发布时间:2017-08-30 13:57 点击:

第四届北京国际芭蕾舞暨编舞比赛.jpg

       第四届北京国际芭蕾舞暨编舞比赛近日落下帷幕。来自世界各地的67名选手在国家大剧院表演了古典芭蕾或编舞作品,接受九位国际评委的认真评判。

作者 |  伦兵

来源 | 北京青年报

 

北京国际芭蕾暨编舞比赛已进行到第四届。然而从第一届开始,编舞比赛大奖就空缺,从第三届开始金奖也出现空缺的情况。

实际上,编舞大赛不仅包括芭蕾舞,还有现代舞等舞蹈形式。比赛组委会副主席、艺术委员会主席赵汝蘅说,这些奖项的空缺正说明评委们把参加北京比赛的评判看作高规格的象征,“不愿意降低艺术水准而随便颁发金奖。他们认为,比赛不是为了发奖而是为了交流,为引导编舞和古典芭蕾表演向真正的高水准迈进。”

舞蹈.jpg

 

评判体现中国舞蹈编舞水准

北京国际芭蕾暨编舞比赛已进行到第四届。尽管每一届评委都会变换,但是,从第一届开始就大奖空缺。第三届和本届更是连金奖都空缺。赵汝蘅认为,这也反映了我国舞蹈编舞水准与国际高水准的差距。

国际高水准的编舞作品在大赛最后的“明星荟萃演出”中一览无余。例如,奥尔佳与阿特姆演出、马约编舞的现代版《胡桃夹子》,美国芭蕾舞剧院明星主演、麦格斯表演的独舞《Still of King》和德国汉堡芭蕾舞团主要演员亚历山大·罗布科与曾任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团主要演员玛利亚·艾希瓦尔德带来的诺伊美尔编舞的《小柔板》,都体现了当代国际编舞的高水准。

赵汝蘅表示,虽然这一届编舞比赛的作品比上一届有所提高,但是评委们反映,编舞的整体水准还是令人失望。评委表示,参赛的编舞作品很多都追求同一,在动作上大都太体操化,很多选手在一个作品上可能有点灵气,但第二个作品就准备不足。

“不是说没有大奖和金奖作品就说我们的艺术水准低,正相反,说明我们的比赛是高规格的,因为我们的评委高规格,他们的艺术标准高规格。”赵汝蘅说,每位评委对选手都做了很专业的评判和争论,他们对每一个获奖选手的评选都不是一致通过的,都通过认真的讨论,古典芭蕾的决赛评委会争论到凌晨三点才结束。

“评委们认为,他们对编舞作品的评判应该告诉年轻人如何走向国际高水准。我觉得评委们的评判也体现了现阶段中国舞蹈编舞的整体水准。”赵汝蘅说。

 

创意雷同、无病呻吟的编舞弊病

其实,中国舞蹈创作与国际高水准的差距在近年已经显现出来。从2007年第五届荷花奖中国古典舞创作的“深闺怨妇”情结盛行,到近年来众多原创舞剧题材和表现方式的趋同,中国舞蹈的“大师级”编导屈指可数,而运用的编舞方式也不够丰富。缺乏丰富的想象力是中国舞蹈编导长期存在的问题。连续的大奖空缺,也是中国舞蹈创作的一个缩影。

这次比赛的编舞组评委主席、莫斯科大剧院前艺术总监谢尔盖·菲林对赵汝蘅说:“看了前几个作品后,就不想看后面的了,因为题材、编排方式和呈现样式很单一,看不到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而观众看到近年舞台上涌现的一些原创舞剧,不但创意雷同,题材近似,甚至一些舞蹈动作都有雷同之感。很多现代舞创作更是没有脱离无病呻吟的意境。

相反,在明星荟萃演出中,独舞《Still of King》运用身体各个部位展现人的喜怒哀乐,不仅情趣盎然,还很有技术难度,各种情节、情绪安排合理,观众不会觉得多么苦闷,反而非常开心。

马约编舞的现代版《胡桃夹子》双人舞,将一段传统的芭蕾重新编排,赋予现代的情趣,其丰富的想象力让现场观众目瞪口呆。一段舞蹈表演完毕,观众热烈的掌声说明了一切。

 

学生比老师爱听课

高水准的国际比赛是什么?是交流,是对国际当今艺术走向的了解。不是分配奖项,而是通过评委的评判告诉人们当今国际舞坛的审美走向。第四届北京国际芭蕾暨编舞比赛除了正式比赛,还有讲座、大师课和工作坊。

英国伯明翰皇家芭蕾舞团总监、著名编导大卫·宾利举办了编导讲坛;台湾著名舞蹈家许芳宜举办了工作坊;舞蹈创作高峰论坛也在比赛期间举行。然而,赵汝蘅发现,参加这些活动的都是参加比赛的选手和舞蹈学院的学生,没见老师们来参加。

赵汝蘅说:“明星评委乌里安娜·洛帕特金娜就要到退休年龄,有人请她做舞蹈学校校长,她婉言谢绝说‘我的知识还不够丰富,我需要再学习’,于是,她开始到大学上课。一个世界级芭蕾明星都要不断学习,教编舞的老师却不珍惜这样的机会,编导大师都来到家门口了,还矜持着。”

丰富的想象力是舞蹈创作必备的基础。有了丰富的知识,舞蹈创作中才能对各种元素信手拈来、运用自如,而这些正是中国舞蹈的差距所在。赵汝蘅认为:“编舞连续四届大奖空缺,金奖连续两年空缺,我觉得是好事,可以看到我国舞蹈创作与世界高水准的差距有多大,以便未来努力赶上,促进中国舞蹈事业的健康发展,这才是我们比赛的目的。”